Q&A》高血压不吃药 反可能导致洗肾

【元气周报/记者陈惠惠、施静茹、刘惠敏/报导】

阿嬤有高血压,但因听别人说,药吃多了会造成肾脏负荷,要洗肾。所以阿嬤都不肯吃药,总要说服很久才肯吃。请问,高血压药物会导致洗肾吗?高血压会引发什么并发症呢?(谢小姐)

大部分的降血压药不会影响肾功能,反而可以保护肾脏,没吃药控制血压,才会导致洗肾。

有高血压却不治疗,会导致血管硬化、器官损伤,并发症包括脑栓塞、脑出血、眼睛病变、、心脏衰竭、肾脏病变等,严重时还会致死。而且,随年龄增加,发生机率也愈高。

高血压本来就是肾衰竭的主要原因之一,吃药反而可以减少洗肾机率,不少患者却误解,把救火当放火,不肯好好服药,以致影响肾功能。

许多洗肾病患多半是因为血压、血糖控制不良,或有其他并发症。至于降血压药物,只有一、两种较须留意,像利尿剂,过量服用可能导致水分过度排出,影响肾功能,但只要遵照医嘱服用,患者不必恐慌。(解答/国泰医院心脏内科主治医师黄启宏解答)

我78岁,有肾结石,以前曾打过,但现在还有小的石头,小便常有血,但看不到血,只是白磁砖会红红的,医生验尿也说有血,但就是说不出哪里出血,因我现在结石并不痛,可说没有感觉,请问我该怎么检查,才知道哪里出血?(韩先生)

有验出血尿,却没有症状,这种「无痛性血尿」,不见得是肾结石,也有可能是摄护腺、膀胱或肾脏发炎,甚至有可能是泌尿系统肿瘤所引起的血尿,尤其是肿瘤因素的血尿,常不会有疼痛等症状。

要查明原因,可做腹部超音波初步诊断,但它虽可检查出肾脏或膀胱问题,却不容易看到男性长30公分的输尿管状况,尤其是小于0.2公分的肿瘤也不易看到。所以建议再做「静脉注射肾盂X光摄影」(IVF),较能鉴别诊断有否泌尿系统肿瘤,但做IVF前,必须空腹及吃泻药,跟医师沟通后,预做准备。(解答/高医附设中和医院泌尿医师王起杰)

前阵子做电脑断层扫描,注射显影剂,检验师告知我的肾脏不太健康。请问这样真是肾脏不好吗?如何预防肾脏功能恶化?如果小便有泡泡,是不是就表示肾脏有问题呢?(忠实读者)

接受电脑断层扫瞄时,若使用显影剂,一般是从受检者尿液排出,通常在受检后30分钟排出膀胱。由于每个人血液循环时间差不多,若超过30分钟未排出,的确要考虑是否肾脏排泄功能有问题。所以,若有延迟排出显影的状况,建议可抽血检验尿素氮、肌酸酐,来判断肾脏功能。

小便有泡泡,的确可能是蛋白尿的症状,如有怀疑,建议进行尿液检查。正常人每天尿液里的尿蛋白含量应少于30毫克,若介于30到300毫克,是微蛋白尿,一旦超过300毫克就算是大量蛋白尿,肾功能将逐渐恶化,要多多注意。

防治肾脏病,要维持良好的生活饮食习惯,戒菸、少酒、充足的睡眠与运动,若自觉肾脏有问题,在饮食上最好要限盐、限蛋白质,注意饮食控制。(解答/新光医院肾脏科主任林秉熙)

【2009/03/01 元气周报】

大老闆打理门面 锨起整牙风潮

【联合报╱记者薛翔之、黄郁文、周小仙、黄文彦/台北报导】

为了拥有一口健康又美观的好牙,财团法人柜买中心前董事长陈树、开发科技董事长刘绍樑、富邦金控资深副总经理陈昭如及某大金控董事长等,最近都曾矫正牙齿或,锨起一股名人整牙风潮。

一名年逾六十岁的民营金控董事长最近开始戴起牙套,由于很明显,引起旁人「侧目」。他说,矫正牙齿不只是年轻人需要,上了年纪以后因为牙齿变得「松松的」,反而更需要矫正。

有「养生高手」之称的前任柜买中心董事长陈树,去年曾为下排牙齿进行植牙,治疗过程时间超过半年,直到今年上半年才取下牙套、结束疗程。

据了解,陈树治疗的是下排四颗牙齿,为了固定牙齿,过程中曾用金属牙套套住,但牙套并不明显,周围的朋友鲜少知道他戴牙套,就连当时贴身祕书也说「不大有印象」。

开发科技董事长刘绍樑则是因太座担心,若他再不矫正牙齿,以后老了可能会变成暴牙,所以八年前以五十岁的高龄成为「牙套一族」。

富邦金资深副总经理陈昭如会去矫正牙齿,一方面是因为带儿子去矫正,另一方面也是受到刘绍樑跑去矫正的启发,也决定矫正牙齿。她从前期的评估、照相,到戴上牙套、拆牙套,花了三年的时间。

陈昭如说,戴牙套最重要的就是要「勤刷牙」,饮食方面虽然没有特别限制,不过刚戴牙套之初,因为不习惯嘴巴里多了个东西,吃东西吃得少,「顺便」达到减肥效果。

成人整牙 多有困扰

国泰医院口腔顎面外科主任林宏政说,牙齿矫正不分年龄,只是成人因上下顎骨架已定型,矫正时间恐是儿童的一倍,得花一至两年以上;儿童一套全口牙齿矫正疗程,平均约须十二至十四万元,成人的费用更高。

牙齿矫正虽无年龄限制,但成人矫正牙齿前,却得先面临牙周病的困扰。国泰医院齿顎矫正科医师杨瑞贤说,国内逾八成成人都有牙周病,牙齦萎缩后,牙齿不适合大力拉动,这也是儿童比成人更适合牙齿矫正的原因,成人应先接受牙周病医师评估再矫正。

但也有医生表示,虽说不分年龄,但十岁至十六岁是最适合牙齿矫正的年纪。

案例故事》书法家杨家麟 右眼一刀 世界暗了

【元气周报/记者薛荷玉/报导】

书写中正纪念堂牌匾的88岁书法家杨家麟,最近还大笔挥毫,重现当年写一人高「大中至正」四字情景。很少人知道,杨家麟的右眼已失明8年,运笔也因单眼失明,一度无法保持「中正」,全斜向左方,肇因就是一场失败的手术。

杨家麟在国防部任参谋时,就因字写得漂亮,被老蒋总统赏识,为其代笔写帖子。除了大笔挥毫,杨家麟的蝇头小楷,更是一绝。

「我年轻的时候,讲到写小字,任何人赶不上我。」杨家麟很有自信地说,写小字要选用黄鼠狼尾巴毛制作的毛笔,「一只黄鼠狼才能做一只笔呢!」义子张昌华也说,「老爸」的0.4公分小字,整齐娟秀得就跟印刷一样。

眼力特佳的杨家麟,一直到50岁,都不曾戴过眼镜,连老花都比一般人晚;但在近80岁时,罹患白内障,眼力大受影响,拖了一年,才自己到三总找了医师,先开左眼,「一开完刀,下楼就看得好清楚。」

等到一个月后要开右眼时,杨家麟的一个学生,热心地介绍他改找某大医院的名医,还写了介绍信;没想到动刀时,他脸上盖着布,只听几位年轻的实习医师嘻嘻哈哈开玩笑,没顾虑病人感受,一刀下去,有人惊呼「有问题了」,他从此陷入连光感都不见的黑暗世界。

「当时主刀医师还骗我,说点点就好了,我坐计程车到医院看诊,连点3个月的眼药水,后来才明白不过是演戏。」因术后不仅失明、还伴有难以忍耐的巨痛,后来医师才安排他将全部视网膜都剪除。

如今杨家麟右眼眼皮已下垂无法睁开,只能依靠8百度老花的左眼看世界。右眼失明还影响了杨家麟一生最爱的书法,写的字全都向左下倾斜,之后才慢慢「矫正」;「单眼失明后丧失远近的距离感,倒水都倒在杯外,」独居的他,每天回家要拿钥匙对准锁孔,也是大挑战。

心存仁厚的杨家麟,没找失手的医师算帐,没有赔偿、甚至没有道歉,「算了!他也不是故意要害我。」但杨家麟仍希望提醒与他有同样疾患的老人,一定要慎选医师,「别让庸医误了。」

【2009/04/19 元气周报】

神经受压迫 走路跛跛的

【联合晚报/记者林进修/整理;諮询医师/台北医学大学附设医院、内科部主任施俊明】

小儿今年41岁,目前服务于航空货运业,平日工作时间较长,较少,吃得较油腻,目前走路跛脚,与贵专栏以前所刊「」类似。经几大医院检查,都未检查出病因,恳请贵专栏惠予指教。(罗先生,台北县板桥市)

罗先生儿子的问题,我认为跛脚是来自于肌肉力量的变差,其原因有二,一是骨骼肌肉的伤害,进而压迫到神经;另一则是血管问题。原因不同,其因应方式也不一样。

从读者的叙述中,不知道读者儿子跛脚有无合并痛感或麻感,也不知道他先前检查过什么。不过,依他的年纪及工作型态看来,应该不是从事劳力工作,而是坐在办公室的上班族,因此神经压迫及血管问题都可能导致跛脚不适。

就神经压迫来说,我建议不妨去做腰椎以下、脚部以上的X光等检查,先看肌肉有无萎缩,再看神经有没有被骨骼压迫到。接下来再做血管及神经传导检查,看看血管有无问题。如果确定腰椎以下的神经出问题,可再进一步安排核磁共振扫描的影像学检查,确认哪个部位的神经遭受压迫,再想办法来缓解。

如果属神经压迫问题,可从日常坐姿、站姿的调整来改善。如果确认是血管问题,则不妨从戒菸、改变饮食习惯等方向解决,把血脂肪压低,必要时可透过服药来达成目的。

此外,运动也是改善跛脚的不错选择,若属神经压迫问题,可透过游泳来改善;若是血管问题,走路是最好的运动方式。

【2010/04/19 联合晚报】

「预期性焦虑」影响工作表现 反被裁员

【联合晚报/记者林进修/台北报导】

面对一波波裁员潮,精神科医师发现有愈来愈多上班族出现「预期性」症状,成天担心自己是下一个被裁员的对象,吃不下,也睡不好,工作表现愈来愈差,最后真的被裁员,成为这波全球不景气下的受害者。

「这根本是自己吓自己!」台北市立联合医院松德院区社区精神科主治医师刘宗宪强调,只要心情放轻松,不去东想西想,很多事根本不会发生。愈紧张,愈在意,就愈可能影响工作表现,最后终于恶梦成真。

刘宗宪表示,近来求诊病患增加一成以上,除了原来就来看病的老病号外,也出现一些新面孔,几乎清一色是中阶主管,失业焦虑是发病的主要原因。

大多数新病号仍正常工作,只是成天担心自己是下一波被裁员的对象,变得没有信心,紧张焦虑,身心搞得乱七八糟。

就有一名年约50岁的中年男性病患,原本在某家证券公司当经理,全球金融大海啸爆发后,业务量遽缩,加上投资股票全数套牢,他成天担心自己会失业,焦虑紧张到乎无心工作,不久前真的被解雇了。

失业的他又不敢让家人知道,每天早上仍穿戴整齐,准时出门,绕到公园闲晃,晚上再拎着公事包回家。时间久了,忧鬱情绪逐渐浮上来,有时甚至出现念头。

刘宗宪说,这类病患最近还不少,他通常会建议对方一定要勇敢面对,且要和家人谈清楚、讲明白,因为唯有至亲家人的协助,才能走出困境,重新迎向前去。就拿那位经理来说,在和家人沟通后,获得家人支持,最后在哥哥介绍下,重新找到一个贸易公司的工作。

刘宗宪表示,经济不景气还会再持续,面对未知的未来时,一定要乐观面对。如果真的被裁员,也不要憋着不说,而应告知家人,如此才有重新出发的机会。

【2009/02/16 联合晚报】

失业恐慌潮 莫再当阿Q

【联合报/刘怡君/振兴医院身心临床心理师】

「忙到快,以为存个几年就可以自在些,提早退休,哪知道……」志祐(化名)与多年好友聚餐,说到这次农曆过年有一个月的假期,正当大家七嘴八舌羡慕起他时,他才说自己也赶起流行,被要求休「无薪假」。

虽然志祐自认是公司技术的核心份子,不至于被解聘,却也一连上了好几天「无薪班」,公司光是大量研发,却不运作线,心血无法成真,专业光环顿时失色,甚至想到未来公司营运,同事们便出现恐慌性的言谈,惹得大家心情日益沉重。

最近心理諮询预约,出现了不少原在竹科与大陆地区上班的新贵们,他们反覆犹豫自己的职涯规画。当年,许多人毫不犹豫地经过多年努力挤到热门产业,原本希望求得企业组织保护良好的高薪与稳定未来,最近暴露于金融风暴之下,企业为求自保而减低人事开销,原有的保护伞顿时成为一个个逼人自绝的跳台!

将心中的积鬱娓娓道出,好不容易稳定下愤怒情绪,以及不断涌出的懊恼后,志祐清楚意识到自己必须自救!他从头检视自己忽略缺乏危机意识的阿Q生活态度,发现甚至不太了解自己对生活的期许,回头看看跟自己不熟的子女,以及疏于经营的亲密关係,处在进也不是退也不得的尷尬窘境,根本很难想像接下来还有什么选择!他需要客观而专业的讨论对象,给与自己重新再出发的机会。

适当的心理諮询在此可以帮得上忙,一方面有助稳定军心,另一方面透过详细的评估,进一步了解:自我能力的优势劣势,可选择贴近自己长处的发展机会,适性发展;针对性格特质,了解如何适当发挥,截长补短;了解压力因应习惯,必要时提早做计画与准备,增加对压力的应变能力。

金融风暴属于整个系统性的变动,处于变动之下,所有人普遍受到影响,也多少颠覆了原本平静生活族群的价值观,许多人意识到自己对系统性风险缺乏免疫能力,由于工作的不安全所引发的财务危机、自我认同危机,是人们存在议题中的重要一环,因此恐慌之餘,更值得一番省思!

【2009/02/07 联合报】

正面思考 到底有什么好?

【内容摘自《焦虑是戒得掉的:不再自己吓自己的四个练习》,作者Tamar Chansky/译者吴书榆,三采出版】

研究发现,处在正面的状态,并不只是满足与健康的而已。就像我们预期的,特意花时间处在这种状态下,实际上可以出满足感与成就感。从两边来看都说得通。当你开始重新思考,并不再以为压抑错误或可能有错的事物很有价值,你就能释放自己,去注意到自己能够连结到正确之事、好事,并与之培养出深刻的关係。这样的效益将会立即显现。

你要如何把这样美好的关係转化到你自己的生活中?毕竟,最能引起你注意的,是事情出错的那些时候。但偶尔我们会找一个晴朗的好天气,坐在户外的院子里,或者在公寓阳台上放上一株植物,这样简单的动作似乎就能牵动我们,并带来极大的变化。你可以感觉自己轻快多了,比现有条件下会有的心情更愉快。当你的感觉像这样真切时,正面感受将能带来无比的威力。

找出负面想法中正确的部分

有一位高阶主管在接到很难看的绩效评鉴之后过来找我。没错,目前的经济正在衰退。没错,他在这段评鉴期里碰上一些家庭压力。但是,他没能得到预期中出色耀眼、无懈可击的评鉴这件事,仍让他极为震惊。

我问他:「你有没有带副本?」没有;会议之后,他马上把评鉴表绞碎了,他根本不想再看到。这位病患就像我遇过的那些孩子一样,因为成绩单而垂头丧气,然后把考试卷都揉烂、丢了,他这是在剥夺自己从错误中学习的机会。

当我们鼓起勇气检视坏消息时,很可能发生两件事。第一,从后见之明来看,再回顾这个情境,你通常会发现事情没有这么严重。坏消息最初的逆袭可能会让你深感意外,但当你准备好再度去体验、重读电子邮件或绩效评鉴时,这些坏消息的力道就会软着陆。你甚至会觉得你在读一封和之前截然不同的信,你的情绪反应变化太大了。为何如此?因为到这时你的杏仁核反应已经消退了,让你的理性心智有空间去承受这些消息。其次,有机会能从错误中学习,没有什么比这更好了,勇敢地检视出错的地方,可以让我们免于长期受害。想像一下,如果就因为手术让医师备感挫折,导致他们不愿意从中学习,那会怎么样!

有时候,人生中的负面事物并不只是观点问题,而是现实。任何人都无法免于遭受悲剧、创伤、艰辛或损失。研究人员发现,事实上,能以最有弹性、最有效的方式从这些挑战中恢复过来的,是那些最愿意贴近检视实际上到底发生什么事的人。

难道不能跳过某些苦痛,咬紧牙关,继续往前走?这样会有问题: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会在你这个人的系统上留下弯曲痕迹与印记。有一部分的你觉得很糟,另一部分的你则不愿意承认这道弯曲印记就在那里,从而试图去改正。你是在剥夺自己的机会,不去看经验中带来的智能与洞见。但不要觉得你必须清心无感,任自己被伤痛折磨包围,这样才能真正去面对。你在探索这些难受感觉时,可以把它切成小块,变成可以处理面对的大小;就像我们之前看到的,要能消化新资讯并做出调整,这是最好的作法。

如何帮助身边的人?

有时候,当朋友正在苦苦挣扎或频频抱怨时,你很难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你可能会想要鼓励他或反驳他说:「我很确定一切都会没事。」或者,对方的故事让你感同身受,你的回应可能像是:「喔,这听来真的很糟糕。」(没有人想听这种话。)

你的作法可以是去扭开中立想法的水龙头,以更中性、不带批评地回应你听到的事实。

你要自己想一想,你要怎么用不带过多惊嘆号和问号的语调来说这些话。只听资讯而不带着情绪上的激动,可以让你的朋友有机会去检视所述情境中的不同可能性,让他不用落入不必要的悲苦当中。他可能会说:「好吧,我想这只不过就是一封拒绝函罢了。」或者「这就是一个很糟糕的约会,又不是世界末日。」利用这种方法,他可以替自己做出更有建设性的结论,而且完全不劳你费心。

如果你非常了解对方,你可以顺便说明你的作法。当你需要时,对方将会回过头来替你扭开中立想法的水龙头,帮你省下大把的时间。

摆脱焦虑忧鬱 度难关 三部曲

【联合报/赖仕涵/北市敦南心诊所院长】

经济不景气,许多人认为工作不保的失业族到身心科求诊理所当然,但实际上,并不是只有失业的人才会焦虑、忧鬱!

先从近期哈佛大学心理系教授发表的研究说起,让两群受测者接受轻微电击造成疼痛感,一组是由他人按下电击钮,另一组则是由电脑启动电击。有趣的是,即使受到同样电量的电击,第一组所感受到的疼痛感却显着比第二组高很多,当你知道自己被电到是因为另一个人「害的」,就觉得更疼了!

这个研究提醒我们,「想法可以影响一个人对事物的感觉及情绪反应」,或许可用佛教常说的「我执」解释。真正造成焦虑忧鬱的绝非外在事件,而是自己内心的想法。外界一切只是诱因,反映出的其实都是原本自我的内在。有人明明生意很好,却想着下个月会不会轮到自己遭殃,结果自己吓自己,吓出;但也有人在失业后,却能自我调适或自我解嘲,用「正好可以休个长假」的心态』,积极把握进修机会。

前几年着名的奥斯卡得奖电影「美丽人生」就是最好的例子:身处每天看着同胞被残杀、不知自己明天是不是还活着的集中营里,惨绝人寰,理论上应该每个犹太人都很忧鬱,然而,虽有不少人在高度压力下精神崩溃,却仍有许多人坚强的活下来,安然顺利的过完一生。

因为「你无法永远掌控外在环境,但内在平安与喜悦却是别人无法干涉的」,套用到职场上可说:「留不留你老闆决定,快不快乐自己决定」。若是非得要事事顺心、没有遭遇任何挫折打击才能让自己感到安心快乐,那可能要祈求一辈子运气都很好,恐怕能如愿的人也不多。

顺道谈谈近来火红的占卜、算命、改运。若能抱持着参考的心态,让自己有更开阔的视野及更广泛的思考空间,其实也不是件坏事。但若过度依赖,非得事事求神问卜,就会如同灵性书籍中常提醒的,这彷彿在对外宣示,「我无法为自己的遭遇负责,我是命运、星座、前世因果的受害者」。殊不知这只是把自己该做的决定交给他人,让别人来替你负责,若结果是好的也就罢了,若结果不好,还可以顺理成章的将责任推卸给别人!

接受现实、调整心态、务实面对,才是度过难关正确的三部曲!

【2009/02/28 联合报】

恐怖! 她植的牙竟是别人的牙

【联合晚报/记者林进修/台北报导】

这可能是最恐怖的植牙梦魘。台北国泰医院最近接到一例罕见个案,一位五十餘岁妇女贪小便宜,到中部一家疑似密医执业的牙科诊所植牙,不到两个月,不仅植入的8颗牙齿全部掉落,还出现下脸部肿痛及下巴知觉麻痹症状,经检查发现,植入她嘴里的牙齿竟是从别人口中拔下来的牙齿。

「光想到每天含在嘴巴的牙齿,竟是别人的,就觉得噁心。」台北国泰医院口腔顎面外科医师林宏洋接到这名肿着一张脸求诊的女病患时,一眼就看出她的两侧下顎牙肉及下脸部都肿胀起来,直觉不对劲。当她从口袋中掏出已掉落的一颗植牙后,更差点昏倒。

林宏洋说,那颗牙齿有修磨过的痕迹,加上那名女病患坚称,植牙前那名「牙医师」未从她口中拔过牙,因此几可断定那些植入口中的牙齿,应是别人的。换句话说,那名疑似密医的「牙医师」很可能把先前从其他患者口中拔下的牙齿,经简单修磨后,再植入这名女病患下顎齿槽骨上面,当成新的植牙。

经过仔细处理后,林宏洋进一步和那名女病患深谈,才知道她下顎缺了很多颗牙齿,想植牙把它补起来,但每颗植牙动輒5、6万元以上的费用高不可攀,根本就负担不起。有次她在菜市场买菜时,经人介绍中部有家牙科诊所植牙费用只有市场行情的一半,于是专程南下,植了8颗牙。

才植完不久,她的下顎就肿胀疼痛,下巴逐渐麻痹没有知觉,且植入的牙齿一颗颗掉落,吓得她只好到国泰医院善后。

林宏洋表示,牙医师为病患拔完牙后,通常会问对方要不要把牙齿带回家留做纪念,否则即当成感染性医疗废弃物处理掉。他推测,那名疑似密医在施术时,应是把以前从他人口中拔下的牙齿,「废物利用」,再拿来植入别人口中,因此才能以低价招徠顾客。

专攻口腔外科的台北医学大学附设医院副院长郑信忠表示,拔下自己智齿来移植的自体植牙,是常见的牙科治疗方法,至于拿别人牙齿来植牙则闻所未闻。他和台北市立联合医院忠孝院区牙科部主任陈立愷同声指出,拿别人牙齿来植牙,一来牙根形状不一定吻合,二来有自体免疫的排斥问题,成功率微乎其微。更何况,万一那些牙齿没有消毒干净,还有感染B、C型肝炎、,甚至爱滋病的风险,叫人不寒而慄。

【2009/01/06 联合晚报】

洗肾故事》28岁盲女:充电1次 待机2天

【元气周报/记者陈惠惠/报导】

28岁的吴佩玲,从一出生就双眼全盲,原以为人生最坏的事已经降临在身上,不料,三年多前,竟检查出「慢性」,加上发现时间太晚,须终生。

吴佩玲回忆,三年多前,她常莫名感到疲累,旁人也明显觉得她的皮肤变得蜡黄,不断催促她到医院检查。

「刚知道要洗肾时,真的很痛苦,不懂为什么倒楣的事都降临在自己身上。」吴佩玲说,当时医师告知须住院治疗跟洗肾,她不只抗拒,还坚持要再确认。为此,吴佩玲接连跑了三、四家医院,抱着一丝希望,期盼是检验报告弄错了。

最后,台北荣总肾脏科主任杨五常一句话:「洗肾,是让肾友更社会化,可以享有好的生活品质。」总算说服了吴佩玲。

现在的吴佩玲白天担任点字校对工作,每周一、三、五的晚上固定到医院洗肾。她接受了「要靠洗肾才能活命」的事实,以另一种态度看待自己接下来的人生。

「就当做两天充电一次,每次充电四小时后,可以待机两天。」她以过来人身分奉劝病友,洗肾后仍可享有生活品质,也能减少疲累感。

除了工作,吴佩玲还担任广青文教基金会「听你说」专线志工。她说,身为身心障碍者,更能感同身受,倾听、陪伴有心事的来电者。

她说:「有事可做,还能改掉胡思乱想的坏习惯。」

吴佩玲从小学一年级起,就开始学钢琴,她毕业于文化大学西洋音乐系,还曾在千禧年全国身心障碍者钢琴大赛获奖,吴佩玲说,未来,她希望能取得街头艺人证照,完成在街头表演琴艺的心愿。

【2009/03/01 元气周报】